熊儀失聯前在大排檔吃宵夜時的照片。(圖片由家人提供)
  11月19日凌晨,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的16歲女生熊儀突然失聯,事件引起廣泛關註。經過各方的努力尋找,時隔48小時後,熊儀昨天凌晨終於在一家醫院被找到。據悉,熊儀在失聯當天的凌晨3時許,已被好心人在距離失聯位置1公里的黃石東路發現。當時熊儀滿身是傷,昏倒在地,後救護車將其送院治療。目前,熊儀仍在昏睡當中,白雲警方已立案作進一步調查。
  孩子在醫院找到了
  11月21日凌晨1時許,距離熊儀失聯已過去將近48小時。熊儀的父親熊先生和眾多親友,依然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北校區附近苦苦尋找她的蹤跡。就在此時,熊先生突然接到警方電話:“警察說有一家醫院收治了一名無法確認身份的年輕女子,極有可能就是熊儀。”這突如其來的好消息,讓將近30小時沒有睡覺的熊先生頓時精神起來。
  一家人急忙趕往位於機場路的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。十多分鐘後,在8樓的外科重症監護病房內,一名因全身多處挫傷而纏著紗布,頭髮因為顱內檢查而被剃光,身上插滿生命體徵監護儀器的女生雙眼緊閉躺在病床上。熊先生說,雖然已面目全非,但他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女兒,他頓時激動得熱淚盈眶。
  清晨5時29分,在向主治醫生瞭解熊儀的生命體徵已經平穩後,熊先生懸在心中的大石暫時落了下來。他隨後向參與幫助尋找熊儀的所有親朋好友、熱心市民,發短信報平安:“熊儀找到了,受傷昏迷中,目前在醫院,謝謝你們。”
  被髮現時滿身是傷
  一時間,很多親友帶著祝福與問候從四面八方趕來醫院。昨天上午8時,院方一名主治醫生向眾多守候在醫院的親友們,簡單透露了熊儀的病情以及當時收治熊儀的經過。
  據醫生介紹,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的120救護車於19日凌晨3時,在白雲區白雲大道北路段陳田牌坊對出位置收治了熊儀。熊儀被髮現時滿身是傷,且傷勢大部分集中在身體右側,其中頭部右側的腫脹與右側腹部的傷口最為明顯。
  由於熊儀還未成年,並且沒有帶身份證出門。無法聯繫上孩子的家屬為手術治療簽字,醫護人員只好將熊儀暫時安置在重症監護室,維持其生命體徵並以“無名氏”的身份為熊儀掛號入住。
  已經轉院準備手術
  根據醫院提供的病歷顯示,熊儀送院時診斷為蛛網膜下腔出血,多發顱內出血,右尺骨鷹嘴骨折,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。熊先生說,熊儀雖然眼睛有時會睜開,但是意識模糊,對父母的呼喚也沒有反應,四肢會出現不自主活動,並有大小便失禁的情況。“顱內有瘀血壓迫神經,想要儘快康復,可能還需要轉往上一級醫院動手術。”得知熊儀的病情較重後,大家的心又懸了起來。
  昨天上午11時,經過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派出的工作小組全力協助與聯繫接洽,熊儀最後被安排前往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。一路細心陪伴護送熊儀的表哥小周,看著表妹幾經波折再一次被推進了急診重症監護室,臉上寫滿了牽掛和擔憂。“她才16歲,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,每周她放學回家,我都帶她出去玩,可現在……”小周忽然哽咽,說不出話來。
  目前,熊儀仍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,而家屬們則一直守護左右。這註定又是一個不眠夜,但至少一家人已經團聚。
  救人司機
  看到熊儀躺在靠路邊的車道中間
  “當時以為她喝醉了”
  熊先生告訴新快報記者,事後據他瞭解,當時是一名年輕男子開車經過黃石東路時,發現了熊儀躺在馬路中間一動不動。他於是下車將熊儀扶至人行道上,並幫忙報警。救護車到達現場,這名年輕男子目送熊儀被抬上車後,才駕駛一輛車牌為“粵R KV728”的小車離去。“他的行為,等於救了我的女兒。”熊先生說。
  昨晚9時許,熊先生聯繫上了這名將熊儀扶至路邊的小車司機,他叫陶金星。據其介紹,當時他從海珠區駕車經過事發路段,看見一女子躺在靠路邊的車道中間。“本以為她是喝醉了,不打算搭理,後來覺得太危險,便掉頭回去。”陶金星下車後,與身後一名正好從出租車上下來的乘客一同將熊儀扶至人行道。這時候,又有路過的三名男子見狀,趕緊上來幫忙。“我只是其中一個幫忙的路人。”熊先生通過電話對陶金星表示感謝的過程中,對方顯得非常謙虛。
  警方通報
  傷者意識不清 警方立案調查
  新快報訊 記者劉操 通訊員白公宣 龔宣報道 廣州白雲警方昨日通報,11月19日凌晨失蹤的廣外學生熊某(女,16歲,四川人)已找到。19日22時許,事主孟某(女,四川人)向白雲警方報警,稱其女兒熊某於19日凌晨在白雲區白雲大道北廣外對出的人行天橋附近失蹤。接報後,白雲警方迅速成立專案組,開展案件調查工作。
  20日23時許,白雲警方接某醫院報稱,該醫院於19日3時許接120通報,在黃石街陳田牌坊對出路段收治了一名受傷女子。專案組民警立即趕赴醫院處置,並通知熊某家屬及老師到醫院進行辨認,證實該名受傷女子正是19日凌晨失蹤的廣外女生熊某。
  經初步調查,19日凌晨3時許,群眾在黃石街陳田牌坊對出路段,發現倒卧在路邊的熊某,遂報120。經醫院初步診斷,熊某暫時意識不清,身上有多處皮外傷,暫無生命危險。目前,警方已立案作進一步調查。
  節點還原
  她要去對面的網吧找男朋友,理應要過天橋
  但下橋位視頻監控沒見到她
  19日零時許,熊儀的同班同學小譚和小婷來到她宿舍內,約她一起出去吃消夜。雖然已經過了宿舍樓的門禁時間,但熊儀還是一口答應了,並以“出去吃點東西就回來”為由輕鬆過了樓下宿管那關。
  半小時後,三名女生來到廣外北門對出叢雲路的一間名為四川老字號燒烤檔,除了點上幾盤燒烤以外,她們還要了兩瓶啤酒。“從前段時間開始,她們經常會來我們這吃消夜。”燒烤檔的員工小王回憶說,熊儀的男朋友平時也都會一起過來,但當晚並沒有出現。
  凌晨1時30分,大家吃得差不多,酒瓶也快空了,熊儀就走到對面的小賣部里買了一包煙,回到燒烤檔後坐了不到10分鐘,就提出說要去附近一間網吧里找男朋友。“她說完就一個人去了,走得很急。”小王說,當時她男朋友所在的森林網吧,距離燒烤檔只有兩三百米,“過了天橋就到”,所以當時大家也就放心讓她單獨過去。據同學小譚介紹,對於熊儀的男朋友小薛,大家都不是很瞭解,只知道他是同一個學院日語系的。
  1時37分,在監控錄像中顯示,熊儀離開燒烤檔,步履匆匆地向叢雲路往白雲大道北的轉角處走去。
  1時40分,她從後走到4名年輕男子的前面,之後便消失在該監控攝像頭的盲區之中。
  3時許,有人發現失去意識的熊儀躺在網吧往南1公里以外的黃石東路,陳田村牌坊對出路段,隨後她被救護車送往白雲區第一人民醫院搶救。
  昨日,新快報記者來到熊儀當晚吃消夜的地方看到,該處是一個小型停車場,旁邊有數間食肆,而熊儀男朋友所在的森林網吧就位於馬路對面的天橋腳旁邊。如果熊儀是打算去找男朋友的話,理應從該處的樓梯走上天橋過馬路。不過,當晚熊儀的男朋友沒能等到她,網吧旁邊一個對準天橋樓梯口的攝像頭也未能捕捉到熊儀的身影。
  廣外女生失蹤被找到 疑曾被人強拉上車
  關於花季少女熊儀的遭遇,除了讓人為她的傷勢感到揪心以外,同樣仍存在不少疑問。由於缺乏監控錄像,熊儀從離開學校到被人發現躺在路邊,在這一個多小時內究竟發生了什麼,目前仍是個謎。
  1 熊儀有沒有上天橋?
  19日凌晨1時40分,周邊的監控錄像顯示,熊儀獨自一人沿叢雲路走到了靠近白雲大道路口位置的人行天橋,空蕩盪的大街上,除了熊儀,她前方還有4名男子在緩步前行。熊儀扯了扯衣領,快步超越了四人後,漸行漸遠。這是附近一帶的監控攝像最後一次拍攝到熊儀的身影。
  此時的熊儀只需要走過旁邊的天橋,就能去到男朋友所在網吧的門口,但是新快報記者查看靠近網吧的天橋出口監控,在1時30分至2時間,在天橋通往網吧的必經路上,始終沒有看到熊儀的身影。這是否意味著,熊儀在走出叢雲路的監控畫面後,根本沒有走上天橋,而是走向了其它方向?
  2 是否曾被人強拉上車?
  熊儀被好心人發現的位置,位於黃石東路的陳田村牌坊對出馬路邊,此處距離她打算要去的網吧有1公里遠,步行約10到15分鐘,行車約3分鐘。
  新快報記者發現,網吧門前的天橋兩側路段有不少物流和汽修公司,路面上停留了不少大貨車,視覺遮擋較多。據物流公司員工透露,在深夜一兩點,這一側的鋪面大多已經關門,較為冷清。有街坊稱,這一路段雖有路燈,但也有較多的高大樹木遮蔽,夜間的可視情況並不算好,治安狀況也一直不太好。
  熊儀的父親也曾懷疑,極有可能是有歹徒開車直接將熊儀從白雲大道北天橋位置強拉上車,搶走她身上的手機後,在黃石東路附近將她扔在路邊。
  但這一說法,暫未得到警方證實。
  3 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?
  據熊儀失蹤前吃消夜的燒烤檔方面介紹,熊儀平時和男朋友經常過來吃消夜,但是都不喝酒,而當晚,熊儀和兩名女同學一共喝了兩瓶啤酒。“有可能喝了點酒,走在路上重心不穩摔倒。也有可能沒有註意,遇上車禍。”燒烤檔的員工說。
  但參與救人的陶金星曾表示,自己將熊儀扶起時,發現其頭部右側明顯腫起,身上有不少傷口,但是衣衫還是比較完整,沒有看出被撞擊或拖拽的痕跡。
  “她的傷勢主要分佈在身體右側,有明顯被人推倒摔在地的跡象。”據熊儀父親介紹,女兒被送往醫院前,手機已經不見。
  根據醫院出具的相關證明顯示,熊儀身上的傷緣何導致,原因尚不明確。昨日,有法醫已專門前往醫院為熊儀的傷情進行鑒定。
  校方回應
  失聯女生並非讀大二
  昨日,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官方微博貼出一則“關於熊儀同學的公告”,稱熊儀為繼續教育學院全日制培訓班學生。新快報記者從學校相關負責人處瞭解到,熊儀所就讀的培訓班,並不需要參加中考或高考等考試,就讀門檻較低,為非學歷學生。
  據瞭解,目前廣外繼續教育學院主要負責成人學歷教育及非學歷教育,和熊儀一樣的在校全日制非學歷培訓學員和自考生約5000人,學制三年。該校負責人表示,培訓生無需參加統一的選拔考試,學生年齡參差不齊。熊儀並非本科生,稱呼她是大二學生並不准確。
  培訓班管理不夠嚴格
  宿管阿姨在談到為何門禁時間過後還對學生放行時,直言是“無奈之舉”。“有些學生說晚上要買點吃的,或者不舒服要出去買藥,我們都不好阻攔。”宿管告訴新快報記者,熊儀有時候會叫外賣,有時候會和朋友走出去吃,偶爾也會比較晚才回來。
  宿管阿姨說,熊儀長得很可愛,性格活潑,特別招人喜歡,但缺點也同樣明顯。“她年紀還小,很貪玩,跟誰都玩得來,我們之前都直接向她父母反映,說她太實在太難管。”
  “晚歸登記也很難搞,硬要記名字的話,有學生索性就不回來了,那不更讓人擔心嗎?”宿管說,自己在知道熊儀失蹤以後,一直吃不下睡不好,“現在人找到了,我們才終於放下心來。”
  對於學校方面是否負有對宿舍管理缺位的問題,廣外宣傳部的相關負責人表示,由於繼續教育學院入讀學生層次較多,因此並非像本科生一樣嚴格統一管理
創作者介紹

多元成家的小天地

pa60payp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